仵金满(1947—2017)男, 汉族,原镇平县石佛寺玉器厂副厂长,工会主席。 出身玉雕世家,从小就看爷爷做玉雕,1962年开始系统学习玉雕创作。1969年,仵金满进入石佛寺玉雕厂,凭借精湛的技艺,一路从普通的玉雕师傅做到主抓技术的副厂长。 其作品雕工玲珑剔透,刀法委婉流畅,代表作《白菜》、《一鸣惊人》、《九龙缸》曾获省内外大奖。2004年荣获“河南省工艺美术大师”称号。

因为玉,一个人造就玉雕传奇

上世纪八十年代,由于改革开放,镇平玉雕业逐步繁荣起来,但是作品题材却都局限于鸟兽炉瓶人物等题材,没有任何新意。当时他就在思考着创新,寻求突破。

一次发现一块白、绿、天蓝三色石材,一直琢磨,苦无思路,忽然看到厨房的一棵白菜,顿时豁然开朗。1988年末,他用半个月的时间,做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独山玉白菜,取其谐音,意为“白财”。作品一出,业内哗然,拿到省里评比,就因为不属于鸟兽炉瓶人物中任何一项而不被承认。虽如此,但众人对此作品呼声极高,这样仵金满也坚定了自己突破和创新的信心。后来一位西安商人忽然到访,看到白菜极为欣赏,当场拿出400元钱想要购买,当时仵金满并不想卖掉,他看重的是这件作品未来的收藏价值,但这位商人并没有罢休,10天之后再次造访,重礼相赠,并另出1000元钱高价来购买此作品。仵金满被商人的诚意打动,并退回200元,以八百元的价钱卖出这件白菜作品,并告诉他希望能为玉白菜做推广,实现生产产业化。

一件独山玉“白菜”作品,竟然卖出了800元的稿件,这在1990年的镇平极为轰动,镇平人也真正从玉白菜看到了市场,许多人因此脱贫致富。仵金满的勇于创新,巧妙构思,并赋予其吉祥的寓义,为白菜和独山玉带来了别样精彩。他的徒弟遍布全国,也带出了像儿子仵楚英和高徒刘国皓那样的玉雕大师,如今的镇平,“玉雕之乡”的美誉闻名全国,人人都在寻求新的出路,追求突破和创新,而仵金满不能不说是南阳玉雕界的一个先驱。

仵金满的玉雕白菜作品玉质细腻温润,叶形清丽饱满,叶干脆挺凝亮,线条圆润流畅。白菜上面俏皮生动的蝈蝈与静止的白菜,动静结合,雅趣自然,刀笔练达,几十年的玉雕功底卓然彰显。

而今,仵金满依然在玉雕之路上前行,用玉雕表达着自己的情感。钓鱼岛事件发生之后,仵金满雕刻了独山玉作品《美丽中国,寸土不让》,以此来表达自己的一份爱国之情。此件作品运用独山玉俏色巧雕,采用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,粗犷与细腻两种不同的雕刻手法,极具表现力。

image

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之前,玉雕行业有个不成文的规矩:玉雕的题材无非鸟、兽、人物、素活(炉、瓶、薰、仿古器皿),别无他。多年来,玉雕处于因循守旧、固步自封、没有创新的困境。1987年,时年41岁、在石佛寺玉雕厂工作的仵金满,开始苦苦思索如何创新。偶得一块有白、绿、蓝三色的独玉后,灵机一动的仵金满,做出了第一个巴掌大小的“小白菜”。

那一年,忐忑不安的仵金满,怀抱那个“离经叛道”的“小白菜”去省里参赛。果不其然,“小白菜”没有得到评委的认可,甚至没有资格往展品案上摆,而是混同在镯子、项链等小件里,最后被“照顾性”得了个旅游小件奖。

幸遇小知音“小白菜”卖出天价

在省里参评的当天下午,省外贸公司的周海林,一眼看中了白帮绿叶、上卧天蓝色螳螂的玉雕小白菜,追问是谁做的,当场就掏出300元钱要买。1987年的300元钱,可不是小数目。对于被归于“小件”的玉白菜,有人愿意掏如此高价,同行都认为太“罕点”。

但颇有些傲骨的仵金满不卖。周海林以为他嫌价低,说:“八仙兄(仵金满的绰号),我再给你添五十块。”仵金满还是说啥也不卖。他想:“这是我的首创,也是玉雕业的首创,我要留着作纪念。”

一年后,西安玉商陈丰喜偶然见到了这个“小白菜”,非常中意。见仵金满说不图卖,陈丰喜从400元加到450元、500元,最后又托熟人加到600元,还是没能如愿。10天后,陈丰喜千里迢迢专程从西安来到石佛寺,给仵金满带来一幅西安一流名家的画,上面还有5个社会名流的签名和印章。他还给仵金满父子各100美元,给其儿媳一对金耳环。仵金满明白,这都是冲“小白菜”而来。果然,陈丰喜拿出1000元人民币,说:“哥,我还是想要小白菜。” 后来仵金满听说,这个“小白菜”当年被陈丰喜卖出了3000美元(市值人民币近4万元)的天价。

以玉会友   玉石匠广结大师

从此,商人陈丰喜和玉雕匠人仵金满结为终身朋友。两个人还口头签了君子协议,凡是仵金满做的白菜,不能卖给别人,只给陈丰喜。仵金满说,陈丰喜非常豪爽大气,往往是你要800,他给1000,两人从未在钱上红过脸。

交友甚广的陈丰喜还牵线搭桥,让仵丰喜和名人贾平凹等人交上朋友。贾平凹亲笔为仵金满父子的玉器店题匾“痴艺轩”。

“白菜”为媒   石佛寺富甲一方

“白菜专家”仵金满很快誉满玉坛,玉雕白菜能赚大钱的传奇故事也不胫而走。精明的石佛寺人瞅准商机,纷纷开发“白菜”,并把它挖掘出雅号—“百财”。玲珑剔透、形态各异的玉白菜也备受爱玉者青睐,成了开业庆典、请客送礼的最爱。

2004年,玉白菜占石佛寺玉雕产业的60%以上,可谓登峰造极。家家户户做“白菜”的石佛寺人,因为“白菜”而富甲一方。然而此时,仵金满又开始不满足于“千玉一面”,渴求新的突破。一次,他看到一颗被剥得只剩下个“心”、在灯下被烤焉了的大白菜时,不禁拍桌叫绝:“就按这个白菜做!”这个逼真的“焉白菜”,再次轰动整个石佛寺。人们一传十,十传百,一时间,“焉白菜”跻身镇平玉雕“新霸主”。

惜玉爱玉   愿为美玉人性化

真正的玉雕大师,绝对是惜玉爱玉之人。仵金满对有些玉匠粗制滥造、批量生产、浪费玉料的行为痛心不已。他认为,美玉极通人性,每一块玉器,都应留下一段传奇故事;每一块玉料,都应被视若珍宝,物尽其用。仵金满哪怕在路上捡一块被人丢弃的边角废料,也要想尽办法给她生命。

《百财福到》,是仵金满的收山之作:前面一棵“睡姿”优雅的“睡美人”白菜(“百财”),后面是一串紫色葡萄(广州方言“福到”)。仵金满说,这好比一幅史湘云醉卧芍药丛,宝二哥怜香惜玉图。西安玉商周润堂听说后,找到仵金满说“3万5万你尽管开口”。但爱玉惜玉一辈子的仵金满说“再高的价儿也不卖”。他想将这“最后的白菜”,和他与玉结缘的人生、因玉传奇的故事,一起永留心房。

仵金满(左)与友人仵应林一起赏玉

人的一生,总有一句话、一件事,是生命中的里程碑,是永远值得铭记的骄傲。“白菜王”仵金满的一生,和玉结下不解之缘。独创的玉白菜,不仅让他成为玉雕界的“白菜王”,而且打破了多年来玉雕行业囿于鸟兽人物、素活的窠臼,并让玉乡镇平石佛寺无数“玉雕匠人”一跃致富。

仵金满这一生与玉结下了难解的缘分,他表示,“从事玉雕50年,无怨无悔。”花甲之年,他依然在创作。正所谓,玉石雕刻五十载,首创“百财”惊世人,花甲之间创新作,昭然彰显爱国心,欲问仵老何时休,老骥伏枥,志向尚在千里!    【以上内容由仵博如(仵金满之孙)提供,仵丹整理编辑,在此感谢!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