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经有段时间各类鉴宝节目层出不穷,一开始人们还能从中学到些知识,但没过多久,一些纠纷和文物真假之争让原本纯粹的文物界变得乌烟瘴气。一些所谓“专家”舌灿莲花,将真的说成假的,假的说成真的,其专业性实在令人质疑。

image

2011年古玩市场就曾出现过这样一件“无价之宝”——汉代青黄玉龙凤纹化妆台。它于北京中嘉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举办的“2011年古代玉器专场拍卖会”上面世,起拍价1.8亿元,最终以2.2亿元天价成交,成为了2011年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最贵玉器。

然而在这个消息传开后,立马就有人出来质疑了:汉代根本就没有凳子,这个化妆台肯定是假的!

image

对此,南京林业大学教授邵晓峰非常肯定地表示,“汉代绝不可能有这样的梳妆台和凳子。”邵晓峰对古代家具有着深入的研究,还曾经撰写过有关凳子起源问题的论文,他认为在汉代,人们的起居方式为“低坐”,也就是席地而坐,一般桌下铺一张席子或是矮榻就行了。这种形态的凳子属于“高坐”,这在汉代根本不可能出现,有相似的家具也是当做桌子来用。

凳子最初的形态是西域的“胡床”,或者是传统手工艺品“马扎”,后来才慢慢演化为凳子,在隋唐才盛行。而且胡床也和“天价玉凳”的形态完全不同,这个玉凳倒是比较像仿清代的宫廷家具。

image

湖北民族学院的历史系教授黄敏清也赞同了邵教授的观点,他说足底着地的现代坐姿,在汉代是十分不礼貌的一种姿势,被称为“箕踞”,表示对人的傲慢和轻视。汉代人一般都是跪坐,双膝在身前曲起,表示恭敬和谦逊。

后来事情越闹越大,邳州玉石协会会长汪如棉出来作证,说这个玉凳就是现代人造的,他还作为指导被请去观摩过制作过程。在多方压力之下,化妆台和玉凳的出售者——玉雕老板赵军,终于出面澄清:不是文物,是我做的。

image

赵军说,做这个化妆台花了他7个月,凳子花了3个月,请了20多位工人,料钱和工艺费加在一起都超过50万。玉凳和梳妆台是根据明代的老物件仿造的,甚至还用到了胶水,作品完成后,赵军就在2010年将其整套卖给了一个来自河北石家庄自称“老王”的买家。

赵军说他当时是以“工艺品”的定义出售的,只卖了260万,没有说过是文物。玉石原材料在近年价格疯长,二次售卖涨价是有可能的,至于后来的人如何处置,专家又为什么能把它鉴定成汉代的,他就一概不知了。

image

对此拍卖行的负责人表示,古玩界没有价格标准,拍卖行也不能百分百保证拍卖品是真品,一切都是买卖双方自愿进行的,他们只是中介而已。这件事也给沉迷古玩的人们敲了一个警钟,古玩市场有太多所谓的“专家”,不要一味对其偏听偏信,否则被骗也只能自认倒霉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