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轻工业联合会发布《关于召开第七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工作座谈会的通知》,意味着第七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工作正式进入实质阶段。但这个通知发布后,几个月已过去,至今是议论纷纷,赞者少,批者多。因为大师太滥了,一个百万人口的城市竟然有数十名国家级大师,还有省市大师百余人。

当今社会组织举办评比表彰活动的确是过多过滥,市场上“大师”层出不穷,有坊间调侃说:“大师比下岗人员还多”。这不仅削弱了社会组织的社会公信力,还对“大师”二字所蕴含的文化价值和荣誉价值造成了损害,在客观上也会影响相关政府部门的形象。

有人说,在工艺美术行业,“中国工艺美术大师”荣誉称号不仅代表了个人的最高荣誉,更代表了行业的标杆。但是这个“标杆”却变味了,变得铜臭味太浓烈了,混淆黑白,弄虚作假,沽名钓誉,官员大师、老板大师层出不穷,有的“半路出嫁”,有的根本就不是艺人,没从事过这项工作。

当然,并不是所有评出的大师都是这样,早期还评出了许多出类拔萃的艺人,比如我了解的顾景舟、蒋蓉、陈钟鸣等。众所周知,自1979年至2012年,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工作共进行了6届,前四届都是由轻工部主持,第五届由国家发改委评选,第六届由工信部负责,共评选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443位。

但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一次性评选出中国工美艺术大师280人,后来又一次批发了321位“大国非遗工匠”,被称为滥评,乱评,不是真正从事传统工艺的人也评上了,由于没有实操考核这一关,让“南郭先生”混了进去。

第七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是由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举办,实质上是由这个联合会的下属协会中国工艺美术协会、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等具体操办。人们依然存在着疑惑,滥评,乱评工艺美术协会还能不能做好这项工作?

第七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拟评选90人,这也多于前6届的平均值。即使要评,不是定多少名额,而是宁缺毋滥。第一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才33人,到了第五届评了161位。

这一届争议最大,有些应该选上的没有选上,有些不应该选上的却进入名单。161位国家级大师中到底哪些是真正具有含金量的?

有媒体披露,有人花千万元才评上大师。有人为了评上是不惜倾家荡产,如吃了鸦片,脱不了瘾。

有业内人士说,“国家级”大师有些是经商的老板,生意忙得焦头烂额,又怎么能长期从事传统工艺美术制作?在行业中哪里能具有极大的影响力和号召力?许爱民时任景德镇市委书记也评上“国家级”大师,一个工作繁忙的市委书记有时间创作吗?

我说过,当老板成大师,艺术里就充满着铜臭味;当官员成大师,艺术就变成了傀儡。

可以说,到了下面协会的评定就更加混乱,大量批发,肆无忌弹地消费广大从业者。评大师是如此,评奖也是如此,不久前,某带“国”字的协会一次性批发国家级金奖100多件。如此滥评,无疑是一种利益驱动。

有利益的存在,就会有一种江湖的存在。只要有江湖,就会有“山头”和利益之争,要说公平谈何容易?

著名收藏家郭庆祥曾一针见血地指出,有些“大师”不过是欺世盗名之徒 。他说大师本就不应该是评出来的,而是后人公认的。在当前社会审美缺失的情境下,评选大师会误导大众,使某些人为了私利将大师变成一种概念去炒作。其实,大师是需要经过时间沉淀、历史检验的,是后来人对有杰出文化贡献的前人的尊称。 直接加封大量“当代大师”,其实是一件挺荒唐的事,再盖上“官办”的印戳,危害更大,取消“官办”无疑是好事。 

第七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如果要评,就应该对参评者一律进行现场实操考核,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,杜绝“南郭先生”,且实操的分数不是做参考,而是占相当重要的分数,因为之前作品奖可以用钱攻关,论文花钱就能刊登;要做到公正公平,就不能师傅评徒弟,老师评学生,师兄评师弟,互相分蛋糕;评选标准要向社会公布,各省协会不能自加条件,而损害公平(比如某省协会自加的允许破格申报要有中国工美艺术大师的条件,中国工美艺术大师本来就是违法违规的评选),参评可由省协会推荐,也可自我推荐,这样才可避免有的省协会“卡拿要”,另搞一套。评委专家要在全国筛选,要多些人,专家摇号当评委,不能由举办方来摇号,而应由举办方之外的纪检监督部门来摇。整个评选过程由纪检、媒体、社会人士参与监督。

如岀现违法乱纪现象,就要严厉追查相关人的责任,不能做到这些,不能把真正在工艺美术领域取得重大成就的人士评上,就不如不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