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是新春伊始的标志?

酒足饭饱仰天嗝,低头但见三层腰。快狗加鞭撸袖子,玩命砍柴旺火烧。春天是个躁动的季节,咱们贴完春膘,就得弯腰折肚,耕作播种了。

说到这,我发现一个道理:耕种要低头,收割要低头,种树要低头,砍柴要低头,挖玉要低头,雕玉更要低头。对咱们生存发展有利的事,都要低着头去做。对吗?

image

低着头做事,并不意味着装孙子。点一下头,哈一会儿腰,起不到关键作用。只因为,点滴成就无不经埋头之功。对,得埋进去。这是子曾经曰过的:只要功夫深,红皮白玉磨成针。也只有低头把事情做周全了,才有资格抬头见喜。就拿玉雕来说,只能挺着腰板沉着头一寸寸的磨。所以,颈椎是玉雕艺术进步的垫脚石。

image

打着饱嗝,喝着康宝莱奶昔,说了几句大道理。有朋友可能会问,怎么想了这么个题目?又是困又是亡的。这会儿不是应该说,生意兴隆通四海,财源茂盛达三江。才应景吗?是啊,通了四海达了三江,下一步是不是就该直飞宇宙了。生存之路也好,生意之路也罢,走的路越长,越发觉得“轻装出发”特别重要。

image

人有时候很矛盾,一无所有的时候,左冲右突,无所顾忌,光脚不怕穿鞋的,磨玉不怕磨刀的。好不容易兜里藏个存折,大车小辆弄套房,身上背了来之不易的资重,反而容易变的保守主义。初入世道之时,不惧天地,勇斗万物,头脑天天刮风暴。身负几多名誉,头绕几根光环,有了“高贵身份”,身份证都开始发光的时候。却容易变的固步自封,进取唯艰。身子重了,脚步慢了,比斗志还高昂的,只剩下巴。

image

名利是负担吗?当然不是。名利是好东西,要么盛名流芳,要么有利传代。努力为名利,亘古不变,也不能变。如果,天天背着奖状扛着奖杯招摇,每雕一笔,只为重复克重断金,最后大师会武术,谁也挡不住,那就没什么劲了。一年年轮回,咱一直在路上,轻装上阵前行,困步于资重,束缚于高贵,走着多累。

image

洋洋洒洒说了一堆,朋友们酒不宜多喝,就干了这碗鸡精兑水吧。我经常跟徒弟们说,咱们一直行进在爬坡的阶段。卸下不必要的包袱,低头看路,轻装出发,才能走的长久。

image

思来想去,以此为题设计了:一次诞生与三个瓶子。童子诞生之态,保有赤子之心,意在不舍纯真,重新出发。三瓶,将军瓮,荣耀等身;葫芦瓶,福禄多至;观音瓶,平静平安。好日子咱得追求,赤诚之心也不能丢。如此可至千秋万代吧。

image

《千秋万代》

image